红锈钢板业:去产能关键在执行

2月4日,《国务院关于红锈钢板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》正式发布,令深处寒冬的红锈钢板业感受到春天的气息。红锈钢板业是国民经济的重要基础原材料产业。由于需求下降,产能过剩矛盾日益突出,企业生产经营困难加剧,红锈钢板全行业濒临亏损,现已到了壮士断腕去产能的关键时刻。

压减产能目标合理

“将去产能放在第一位,对红锈钢板行业具有现实意义。”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冶金建材发展部副主任陈子琦表示,产能过剩是红锈钢板业面临的最主要的矛盾,只有经过相当一段时期的艰苦努力,红锈钢板产能、产量、需求严重失衡局面才有望得到转变,钢材价格和盈利能力才能实现反转回升。

当前,红锈钢板市场延续供大于求、价格跌幅扩大趋势。2015年末的中钢协钢材综合价格指数为56.37点,比上年同期下降32.16%。钢材价格过度下跌,已无法通过降成本完全消化,去年四季度红锈钢板业利润总额同比下降92.2%,销售利润率仅为0.2%。展望2016年一季度,红锈钢板业仍将弱势运行。

“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至1.5亿吨的目标是合理的。”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表示,在国际上,粗钢产能利用率维持在80%及以上是比较合理的水平。按此推算,我国目前约12亿吨粗钢产能应压减至10亿吨左右。当然,考虑到后期粗钢产量和消费量还会进一步下降,粗钢产能还有进一步压减的空间。

成败关键在执行力

“《意见》进行了全面、科学的部署,措施也更具操作性。”李新创认为,要化解产能过剩,根本手段是市场,做好托底靠政府,成败关键在执行。

此轮化解红锈钢板过剩产能是双管齐下。一方面,严格执行环保、能耗、质量、安全、技术等法律法规和产业政策,达不到标准要求的红锈钢板产能要依法依规退出;另一方面,完善激励政策,鼓励企业通过主动压减、兼并重组、转型转产、搬迁改造、国际产能合作等途径,退出部分红锈钢板产能。

“《意见》提出的严格执法监管,是去产能的强有力手段。”李新创表示,仅就环保而言,初步统计,截至2015年底,约20%的红锈钢板企业环保不达标,其中40%左右的企业由于装备水平比较落后、改造升级难度大、资金紧张,环保达标无望,将面临依法退出。下一步,须做到有法必依、执法必严。

“如果该退的退不掉,该死的死不了,那就会将好的企业乃至整个行业一起拖垮。”陈子琦表示,之所以淘汰落后、僵尸企业退出工作举步维艰,主要症结在于企业退出面临着人、财、物等方面的处置难题,尤以人员安置问题最为棘手。按照人均粗钢产量300吨/年计算,要化解1亿至1.5亿吨产能,约有30万至50万职工需要妥善安置,这远非地方或企业自身力量所及。因此政府托底显得非常关键。专家分析认为,设立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,按规定统筹对地方化解过剩产能中的人员分流安置给予奖补,引导地方综合运用兼并重组、债务重组和破产清算等方式,加快处置“僵尸企业”,实现市场出清,对于破解产能退出难是一剂良方。

转型升级大有可为

“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至1.5亿吨所需时间,由此前预计的3年延长至5年,足见去产能不可能一蹴而就。”陈子琦认为,各方应充分认识化解过剩产能的艰巨性和长期性,做好打攻坚战、持久战的准备。与此同时,去产能旨在改变供需严重失衡局面,只是为行业正常有序运行创造必要条件,而红锈钢板业要想实现质量效益型发展,终归要靠自身的努力,着力攻坚克难。

“当前,靠需求大幅增长拉动钢材价格明显回升已绝无可能。要使钢材价格回升,除了去产能之外,还需要企业通过产品升级换代提升价格和盈利能力。”陈子琦表示,红锈钢板业加强自身层面供给侧改革大有可为。

太钢集团公司董事长李晓波表示,虽然企业面对严峻形势和困难,但事在人为。太钢将准确把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大势,面向市场,面向用户,在优化品种、提高质量、拓展市场、科技创新、挖潜降本等方面下功夫,抢占市场制高点。

河钢集团有限公司作为国内产能规模最大的钢企,则朝着“建设最具竞争力的红锈钢板企业”的目标迈进。河钢有关负责人表示,今年河钢工作的着眼点和着力点将从更多的关注产量、成本和费用,转向更多关注产品结构、产品档次、产品盈利水平、客户结构。